导航菜单

【法律服务】丈夫欠债,夫妻共同财产可被变卖

  新疆法制报3天前我要分享

  

  夫妻关系存续期间所购买的房屋为夫妻共同财产,但若一方欠债被法院执行,法院能变卖双方共同所有的房屋吗?

  

  2014年3月,吴某以王某侵占其股权收益为由,向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侵权诉讼,请求法院判令王某返还侵占的款项及利息。

  自治区高院经审理判决:王某向吴某返还侵占的款项及利息3600万余元。

  判决生效后,王某未按期履行付款义务,吴某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自治区高院指令乌鲁木齐铁路运输中级法院予以执行。执行期间,王某的妻子董某向法院提出了执行异议。

  王某与董某于1997年登记结婚,婚姻关系存续至今,两人婚姻期间未进行婚姻财产的归属约定。

  乌铁中院经调查了解到:2012年10月和2014年5月,王某购买了厦门市某小区的一套房产及地下车位,并办理了备案登记,2016年12月,王某就上述房产及车位向房产登记部门申请办理了产权登记。2018年年底,乌铁中院依法对上述房产和车位予以查封,并委托评估拍卖。

  董某以其为被执行财产的权利人为由提出了执行异议,乌铁中院经审查裁定驳回异议。董某遂提起执行异议之诉,要求停止执行并解除查封涉案住宅及车位,确认其为该住宅及车位的权利人。

  《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七条第一款规定“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下列财产,归夫妻共同所有:(一)工资、奖金;(二)生产、经营的收益;(三)知识产权的收益;(四)继承或赠与所得的财产,但本法第十八条第三项规定的除外;(五)其他应当归共同所有的财产”,第十九条第一款规定“夫妻可以约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以及婚前财产归各自所有、共同所有或部分各自所有、部分共同所有。约定应当采用书面形式。没有约定或约定不明确的,适用本法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的规定”。

  乌铁中院认为,王某、董某夫妻二人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取得的该涉案房屋和地下车位符合上述规定的财产,且未做财产归属约定,应属夫妻共同财产,王某与董某对涉案住宅和车位各享有50%的财产份额。夫妻任何一方处分财产,不得侵犯另一方的财产共有,但在共有基础丧失或者因重大理由需要分割共有财产的,可以分割,因分割对其他共有人造成损害的,应当予以赔偿。

  法院在执行中有权就王某名下的房产及车位采取强制措施,但基于董某共有权人的身份,且住宅及车位均为不可分割之物,故董某可就涉案房产及车位的变现价值享有50%的份额,即在执行中应保留董某50%的变现份额。

  最后,乌铁中院认为,董某要求停止执行并解除查封涉案房屋及车位的请求不能成立,法院未予支持。

  新疆曝光7起扶贫领域腐败和作风问题典型案例

  收藏举报投诉

  

  夫妻关系存续期间所购买的房屋为夫妻共同财产,但若一方欠债被法院执行,法院能变卖双方共同所有的房屋吗?

  

  2014年3月,吴某以王某侵占其股权收益为由,向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侵权诉讼,请求法院判令王某返还侵占的款项及利息。

  自治区高院经审理判决:王某向吴某返还侵占的款项及利息3600万余元。

  判决生效后,王某未按期履行付款义务,吴某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自治区高院指令乌鲁木齐铁路运输中级法院予以执行。执行期间,王某的妻子董某向法院提出了执行异议。

  王某与董某于1997年登记结婚,婚姻关系存续至今,两人婚姻期间未进行婚姻财产的归属约定。

  乌铁中院经调查了解到:2012年10月和2014年5月,王某购买了厦门市某小区的一套房产及地下车位,并办理了备案登记,2016年12月,王某就上述房产及车位向房产登记部门申请办理了产权登记。2018年年底,乌铁中院依法对上述房产和车位予以查封,并委托评估拍卖。

  董某以其为被执行财产的权利人为由提出了执行异议,乌铁中院经审查裁定驳回异议。董某遂提起执行异议之诉,要求停止执行并解除查封涉案住宅及车位,确认其为该住宅及车位的权利人。

  《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七条第一款规定“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下列财产,归夫妻共同所有:(一)工资、奖金;(二)生产、经营的收益;(三)知识产权的收益;(四)继承或赠与所得的财产,但本法第十八条第三项规定的除外;(五)其他应当归共同所有的财产”,第十九条第一款规定“夫妻可以约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以及婚前财产归各自所有、共同所有或部分各自所有、部分共同所有。约定应当采用书面形式。没有约定或约定不明确的,适用本法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的规定”。

  乌铁中院认为,王某、董某夫妻二人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取得的该涉案房屋和地下车位符合上述规定的财产,且未做财产归属约定,应属夫妻共同财产,王某与董某对涉案住宅和车位各享有50%的财产份额。夫妻任何一方处分财产,不得侵犯另一方的财产共有,但在共有基础丧失或者因重大理由需要分割共有财产的,可以分割,因分割对其他共有人造成损害的,应当予以赔偿。

  法院在执行中有权就王某名下的房产及车位采取强制措施,但基于董某共有权人的身份,且住宅及车位均为不可分割之物,故董某可就涉案房产及车位的变现价值享有50%的份额,即在执行中应保留董某50%的变现份额。

  最后,乌铁中院认为,董某要求停止执行并解除查封涉案房屋及车位的请求不能成立,法院未予支持。

  新疆曝光7起扶贫领域腐败和作风问题典型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