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我性别女在美国上了三天男厕所

  原标题:我,性别女,在美国上了三天男厕所

  

  From WeYoungMedia

  微信号:weyoungmedia

  对,我干了如标题一般的事。

  不过应该需要声明的是,我不是跨性别者,也不是行为艺术,并且我 也 什 么 都 没 看 见:)因为毕竟男厕所的设计,也不是为了让男生之间互相观赏的。

  所以在被骂(是的,我做好准备了)之前,我希望你们能看一下这个故事,或者至少,能听听文末那些受访人的心情,我就心满意足了,真的。

  至于我为什么要干这件事呢,还是因为我的一位营销学教授(Personal Ranking: The Hottest Professor of OSU)。有天他布置了一个选写作业,叫Abandon Social Esteem(抛弃社会尊严)。光他干过的事情就有:一天不拉裤子拉链,穿着女性胸衣外出一周,教课反穿衬衫三天等等,并且,他是家庭美满的钢铁直男。

  我决定接受这个挑战,并且想出来的idea 是,上三天男厕所。因为我发现从去年开始,只要一到了考试周,我的大脑就当机,从来上不对厕所,有朋友圈为证。

  

  于是我抱着“反正又不是没上过”的王者心态,很怂地上网查了一下,在美国跨性别者上厕所的法律,想着好歹有个由头。但我发现事实却是这样:

  川普政府在2017年2月22日的时候,废除了奥巴马政府留下的“跨性别厕所令”,这条法律要求所有公立学校允许跨性别学生根据“心理性别”而非“生理性别”选择卫生间和更衣室。

  

  文章节选来自nrp.org

  并且在我查到这条废除法案的同时,看到了这篇文章。大意就是,川普发布推特说:禁止跨性别者参军。

  

  文章节选来自New Yorker

  在这样一个跨性别者不友好的社会情况下,我突然有些气馁了。不过所幸的是,川普政府只是废除了“跨性别厕所令”,并没有颁布新的法令,所以法律意义上,我还算安全。

  于是为了减少麻烦的出现,我翻箱倒柜找出了从前买大了的工装裤,收起来一头紫发,戴好了帽子,打算隐蔽的开始这三天的实验,地点是在学校最大的图书馆。

  (这不是我,但那天穿的衣服大概是这么肥8)

  

  图片来自某宝搜索工装裤随意找的店家照片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装扮比较男性,第一天上男厕的我没有遇到任何阻碍。但是过于肥大的衣服也给我带来了不少困扰,在我跟朋友分享了第一天的情况之后,我打算玩得大一点。

  所以我换回了我平时穿的衣服——牛仔裤+条纹衬衫,放下了我的中长发,回到了一个看起来像妹子(应该是吧)的样子,准备这样去迎接我第二天的挑战。也确实,这一天的我,遇到了几位提醒我走错厕所的男生,也多了很多好奇的目光。但在我假装理直气壮的进入了之后,他们也只是扫视了我一下,没有再说什么。

  于是在第三天,我选择了这样一套相对中性的装束,依旧选择放下头发,想看看人们的反应。

  (这次是我)

  

  让我有些意外的是,虽然提醒我的人减少了,但是打量的目光,却是要比第二天多很多了。

  我不确定是因为我长了一张过于女性的脸,还是因为我的发色太过扎眼,或者说,对于大多数人来讲,长发更多的还是等于女性,但是相比起我第二天的“变态”,第三天更加靠近trans(跨性别者)的装扮和行为,反而引发了更多的目光。

  

  这就是我进的男厕

  这让我不由得好奇,真正的跨性别者到底是如何生活的,于是我把我的经历讲给我了几个trans朋友听,他们,是这样回答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