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他扎根山区17年,尿毒症晚期坚持上课,如今母亲车祸又成植物人

  2019 重庆青年报

  曾获第11届“中国青年五四奖章标兵”、中国首届最美教师志愿者和中国青年志愿者优秀个人等称号的豆洪波,曾是重庆彭水的一名乡村小学教师,10多年前,在月收入仅700多元的情况下,每年拿出近千元资助学生。

  由于过度劳累和营养不良,他一度患上了重症贫血,两次吐血晕倒在课堂上,被医生诊断为尿毒症晚期。他帮助过的贫困学生和好心人的帮助下,他挺了过来。

  如今,37岁的豆红波在106所学校间奔走,致力于慈善助学工作。他最挂念的,还是那一群山里娃。

  

  大学毕业扎根偏远地区

  豆红波出生在彭水苗族土家族自治县桑柘镇,父亲豆兴伦和母亲张福兰都没有读过书,小时候因为家穷,没有上过一天学,都不识字,只能勉强写得起自己的名字,能够记一些简单的账目,吃了不少没有文化的苦。

  出生于20世纪50年代的豆兴伦,14岁就上工地修路,15岁参军到河南,在部队中学习了很多知识,吃过不少苦,懂得许多做人的道理。

  “一个人,不能依靠别人,要靠双手双脚去拼闯自己的天地。”“人不怕穷,就怕志短,有胆量往前走,就能走到想去的地方。”学生时代的豆红波,常听父母经常讲这些虽然质朴却饱含着人生哲理的话。

  父母从小的教诲在豆红波幼小的心灵里种下了艰苦奋斗的种子,由于父亲是军人,豆洪波的内心一直对国家怀有崇敬之情。

  1998年,豆红波顺利考入重庆市体育运动学校,从偏远的桑柘,来到繁华的大都市后,他心中充满了奋斗的激情。

  在城里学习时,豆红波的脑海里却时不时会想起因为家境贫困而早早辍学的小伙伴。于是,在临近毕业的时候,19岁的豆洪波决心回到家乡教书。

  2002年8月,豆洪波第一次去偏远的彭水县桑柘镇鹿箐村小学时,就深深地被触动了,校园石柱土墙,破败不堪,虽然有400多名学生,却只有9名民办老师。走进校门,却见教室里摆放着一张八仙桌,桌上佳肴飘香:香菇、仙女果、野兔、腊肉……村民们听说村里来了第一位公办教师,都自发拿出这些山珍招待他。

  那一刻,豆红波感动的泪水潸潸而下。

  “自此之后,我就下定决心,一定要为了这些穷苦娃娃努力,不能让他们读不起书。”豆红波回忆起这些事情,眼里闪着泪光。

  不吃午饭省钱资助贫困娃

  学校位于武陵山脉边缘,海拔1300米左右,山上处处是裸露的石灰岩。

  “我们这里属偏远山区,条件艰苦。在有近800名学生时,却只有24个老师,工作量大,好多老师来了就想方设法调走,唯有豆洪波是自愿的。”鹿菁村小校长谢钢金介绍,当时豆洪波是学校最年轻、离家最远的教师。他要负责班上的语文、思想品德、体育三门课程,每周课时量达25节。

  

  艰苦的环境没有让豆红波退缩,反而坚定了他扎根山区、为祖国培养人才的决心。

  每天晚上,豆红波都要批改作业到深夜,早上6点起床,朗读课文,熟悉教材和教案,一心扑在教学上,拼了命在干。经常有老师和家长对豆红波的妻子王彩说:“豆老师寝室的灯光常常亮到后半夜,我们看了都心疼。”

  学生田伟说:“学校没有食堂,豆老师一般不吃午饭,他总是笑着说他身体好,不饿。”这是因为,豆红波发现这里很多孩子吃不上饭,每当他吃午饭时,总有一些学生馋馋地看着他,让他无所适从。“我想可能是当地山民穷,从来不吃午饭的缘故。”

  豆洪波曾有一名叫彭卫红的学生,因为爷爷重病学费都交不起了,豆红波决定,从此也像当地山民一样每天只吃两顿饭,将饭钱节约下来资助彭卫红,不让她失学。

  除了彭卫红,豆红波当时资助的孩子还有好些:王雪梅、任小勇、李建群……

  其实豆红波家里并不宽裕,家中唯一稳定的经济来源是自己和在桑柘镇教书的妻子的工资收入,当时加起来不过1000多元。但是,每年豆红波都要从微薄的工资中拿出近千元资助班里贫困的学生,日子其实过得非常艰难。

  为了多挣钱,豆红波经常利用节假日上山采黄姜、半夏等草药卖钱,资助那些穷孩子。在长期超负荷工作下,从2004年开始,豆红波经常感到四肢乏力、频繁感冒,体重也由原来的130多斤降到了90多斤。

  2005年8月份,豆红波去镇医院检查,医生说是感冒,便抓了些中药来吃。每天天不亮妻子就起来,把中药熬好放凉后装进一只空矿泉水瓶里,让他带到学校去喝。“为了不让学生担心,我和他们说这是可乐。”豆洪波说。

  2006年10月16日,豆红波正在上语文课,在一阵剧烈咳嗽后,突然吐出一口鲜血来,家人连忙将其送进了彭水县人民医院。不幸的是,豆洪波被查出双肾坏死,尿毒症晚期。豆洪波的父母提前卖了两头年猪,妻子四处筹借了几千块钱,带豆红波住进了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

  全社会共同挽救的生命

  豆红波要想活下来的唯一办法,是做肾移植,但40万元的手术费对于他年迈的父母来说实在太难,为了凑齐儿子的手术费,母亲去了主城一家餐馆打工挣钱。

  当豆红波老师病重的清息传到鹿菁小学时,学生们伤心地哭起来,整个学校陷入一片阴沉,毕竟豆洪波是许多学生心中最亲的亲人。

  “豆老师对我们这么好,现在老师得了绝症,我们也要想办法救老师才对啊!”得知老师换肾需要40万元费用时,班长任小勇流着泪对同学们说。任小勇的提议得到了同学们的纷纷响应。

  当天晚上,任小勇回家将此事告诉了父亲,父亲当即表示,要尽全力帮助豆洪波老师。第二天天刚亮,他就挑了一担玉米前往桑柘镇卖,并将卖玉米所得的71.2元钱全交给了任小勇。

  

  得知豆红波病重的消息,彭卫红更是一路哭着回家,彭卫红的爷爷流着跟泪对她说:“孩子,爷爷背不动粮食了,你背些粮食去镇上卖吧,把换来的钱捐给豆老师!家里还有只鸡,准备下学期卖了给你交学费的,也拿去卖了吧!”彭卫红哭着对爷爷说:“为了救老师,就是读不成书了,也要捐出来。”

  淳朴善良的孩子和村民,虽然力量有限,但那一点一滴真挚的爱,温暖着豆红波的心,给了他战胜病魔的勇气和信念。

  2007年2月,中宣部专门发出通知,要求中央媒体及京、津、沪等13个省市的新闻媒体共同参与“拯救山村教师豆洪波行动”,在全国好心人的帮助下,2007年12月26日,豆红波在新桥医院进行了肾脏移植手术,获得了第二次生命。

  “一路走来,我付出了无数艰辛,忍受了常人无法知晓的痛苦,但我同样感受到了爱的回馈,感觉无比满足与幸福。”豆红波说。

  愿意付出一切培养学生

  2008年2月,豆红波的肾功能已恢复正常,因为心里挂念学生们,便要求提前出了院,继续回到学校工作。

  那时,为抵抗异体器官移植后的排斥反应,豆红波每天要吃八次药,烦琐的生活、反复的身体排斥之疾,让豆红波的生活很痛苦。但他的内心却充满了回报社会和国家的信念:“自己的第二次生命是社会和国家所给,自己一定要想法回馈社会。”

  豆红波出院回到老家之后发现,当时彭水县的96所学校中,仅有十来个学校有食堂;即便是在有食堂的学校,也仅有少数学生能吃上午餐,因为很多学生连三块钱的午餐都吃不起……

  面对如此多需要帮助的孩子和学校,豆红波决定通过自己特殊的身份,呼吁社会伸出援助之手。从此之后,豆红波利用每月到重庆复查身体的机会,拜访一些企业老总,呼吁其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

  豆红波牵头成立了重庆爱心联盟,建立了重庆爱心联盟QQ群。如今,重庆爱心联盟已有来自社会的各个阶层的数百名成员,成员们不时捐资助学,并传递慈善正能量。

  “十年前我是老师,十年后我是一名公益者。”豆红波笑着说道,“只要是能培养学生,我做什么都愿意。”

  用一辈子的精力,帮助山里贫困娃,17年来,豆红波用他的一言一行表现了其扎根山区教育、为祖国培养人才的决心,而这些感动,还将继续。

  文/重庆青年报记者吴丹

  曾获第11届“中国青年五四奖章标兵”、中国首届最美教师志愿者和中国青年志愿者优秀个人等称号的豆洪波,曾是重庆彭水的一名乡村小学教师,10多年前,在月收入仅700多元的情况下,每年拿出近千元资助学生。

  由于过度劳累和营养不良,他一度患上了重症贫血,两次吐血晕倒在课堂上,被医生诊断为尿毒症晚期。他帮助过的贫困学生和好心人的帮助下,他挺了过来。

  如今,37岁的豆红波在106所学校间奔走,致力于慈善助学工作。他最挂念的,还是那一群山里娃。

  

  大学毕业扎根偏远地区

  豆红波出生在彭水苗族土家族自治县桑柘镇,父亲豆兴伦和母亲张福兰都没有读过书,小时候因为家穷,没有上过一天学,都不识字,只能勉强写得起自己的名字,能够记一些简单的账目,吃了不少没有文化的苦。

  出生于20世纪50年代的豆兴伦,14岁就上工地修路,15岁参军到河南,在部队中学习了很多知识,吃过不少苦,懂得许多做人的道理。

  “一个人,不能依靠别人,要靠双手双脚去拼闯自己的天地。”“人不怕穷,就怕志短,有胆量往前走,就能走到想去的地方。”学生时代的豆红波,常听父母经常讲这些虽然质朴却饱含着人生哲理的话。

  父母从小的教诲在豆红波幼小的心灵里种下了艰苦奋斗的种子,由于父亲是军人,豆洪波的内心一直对国家怀有崇敬之情。

  1998年,豆红波顺利考入重庆市体育运动学校,从偏远的桑柘,来到繁华的大都市后,他心中充满了奋斗的激情。

  在城里学习时,豆红波的脑海里却时不时会想起因为家境贫困而早早辍学的小伙伴。于是,在临近毕业的时候,19岁的豆洪波决心回到家乡教书。

  2002年8月,豆洪波第一次去偏远的彭水县桑柘镇鹿箐村小学时,就深深地被触动了,校园石柱土墙,破败不堪,虽然有400多名学生,却只有9名民办老师。走进校门,却见教室里摆放着一张八仙桌,桌上佳肴飘香:香菇、仙女果、野兔、腊肉……村民们听说村里来了第一位公办教师,都自发拿出这些山珍招待他。

  那一刻,豆红波感动的泪水潸潸而下。

  “自此之后,我就下定决心,一定要为了这些穷苦娃娃努力,不能让他们读不起书。”豆红波回忆起这些事情,眼里闪着泪光。

  不吃午饭省钱资助贫困娃

  学校位于武陵山脉边缘,海拔1300米左右,山上处处是裸露的石灰岩。

  “我们这里属偏远山区,条件艰苦。在有近800名学生时,却只有24个老师,工作量大,好多老师来了就想方设法调走,唯有豆洪波是自愿的。”鹿菁村小校长谢钢金介绍,当时豆洪波是学校最年轻、离家最远的教师。他要负责班上的语文、思想品德、体育三门课程,每周课时量达25节。

  

  艰苦的环境没有让豆红波退缩,反而坚定了他扎根山区、为祖国培养人才的决心。

  每天晚上,豆红波都要批改作业到深夜,早上6点起床,朗读课文,熟悉教材和教案,一心扑在教学上,拼了命在干。经常有老师和家长对豆红波的妻子王彩说:“豆老师寝室的灯光常常亮到后半夜,我们看了都心疼。”

  学生田伟说:“学校没有食堂,豆老师一般不吃午饭,他总是笑着说他身体好,不饿。”这是因为,豆红波发现这里很多孩子吃不上饭,每当他吃午饭时,总有一些学生馋馋地看着他,让他无所适从。“我想可能是当地山民穷,从来不吃午饭的缘故。”

  豆洪波曾有一名叫彭卫红的学生,因为爷爷重病学费都交不起了,豆红波决定,从此也像当地山民一样每天只吃两顿饭,将饭钱节约下来资助彭卫红,不让她失学。

  除了彭卫红,豆红波当时资助的孩子还有好些:王雪梅、任小勇、李建群……

  其实豆红波家里并不宽裕,家中唯一稳定的经济来源是自己和在桑柘镇教书的妻子的工资收入,当时加起来不过1000多元。但是,每年豆红波都要从微薄的工资中拿出近千元资助班里贫困的学生,日子其实过得非常艰难。

  为了多挣钱,豆红波经常利用节假日上山采黄姜、半夏等草药卖钱,资助那些穷孩子。在长期超负荷工作下,从2004年开始,豆红波经常感到四肢乏力、频繁感冒,体重也由原来的130多斤降到了90多斤。

  2005年8月份,豆红波去镇医院检查,医生说是感冒,便抓了些中药来吃。每天天不亮妻子就起来,把中药熬好放凉后装进一只空矿泉水瓶里,让他带到学校去喝。“为了不让学生担心,我和他们说这是可乐。”豆洪波说。

  2006年10月16日,豆红波正在上语文课,在一阵剧烈咳嗽后,突然吐出一口鲜血来,家人连忙将其送进了彭水县人民医院。不幸的是,豆洪波被查出双肾坏死,尿毒症晚期。豆洪波的父母提前卖了两头年猪,妻子四处筹借了几千块钱,带豆红波住进了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

  全社会共同挽救的生命

  豆红波要想活下来的唯一办法,是做肾移植,但40万元的手术费对于他年迈的父母来说实在太难,为了凑齐儿子的手术费,母亲去了主城一家餐馆打工挣钱。

  当豆红波老师病重的清息传到鹿菁小学时,学生们伤心地哭起来,整个学校陷入一片阴沉,毕竟豆洪波是许多学生心中最亲的亲人。

  “豆老师对我们这么好,现在老师得了绝症,我们也要想办法救老师才对啊!”得知老师换肾需要40万元费用时,班长任小勇流着泪对同学们说。任小勇的提议得到了同学们的纷纷响应。

  当天晚上,任小勇回家将此事告诉了父亲,父亲当即表示,要尽全力帮助豆洪波老师。第二天天刚亮,他就挑了一担玉米前往桑柘镇卖,并将卖玉米所得的71.2元钱全交给了任小勇。

  

  得知豆红波病重的消息,彭卫红更是一路哭着回家,彭卫红的爷爷流着跟泪对她说:“孩子,爷爷背不动粮食了,你背些粮食去镇上卖吧,把换来的钱捐给豆老师!家里还有只鸡,准备下学期卖了给你交学费的,也拿去卖了吧!”彭卫红哭着对爷爷说:“为了救老师,就是读不成书了,也要捐出来。”

  淳朴善良的孩子和村民,虽然力量有限,但那一点一滴真挚的爱,温暖着豆红波的心,给了他战胜病魔的勇气和信念。

  2007年2月,中宣部专门发出通知,要求中央媒体及京、津、沪等13个省市的新闻媒体共同参与“拯救山村教师豆洪波行动”,在全国好心人的帮助下,2007年12月26日,豆红波在新桥医院进行了肾脏移植手术,获得了第二次生命。

  “一路走来,我付出了无数艰辛,忍受了常人无法知晓的痛苦,但我同样感受到了爱的回馈,感觉无比满足与幸福。”豆红波说。

  愿意付出一切培养学生

  2008年2月,豆红波的肾功能已恢复正常,因为心里挂念学生们,便要求提前出了院,继续回到学校工作。

  那时,为抵抗异体器官移植后的排斥反应,豆红波每天要吃八次药,烦琐的生活、反复的身体排斥之疾,让豆红波的生活很痛苦。但他的内心却充满了回报社会和国家的信念:“自己的第二次生命是社会和国家所给,自己一定要想法回馈社会。”

  豆红波出院回到老家之后发现,当时彭水县的96所学校中,仅有十来个学校有食堂;即便是在有食堂的学校,也仅有少数学生能吃上午餐,因为很多学生连三块钱的午餐都吃不起……

  面对如此多需要帮助的孩子和学校,豆红波决定通过自己特殊的身份,呼吁社会伸出援助之手。从此之后,豆红波利用每月到重庆复查身体的机会,拜访一些企业老总,呼吁其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

  豆红波牵头成立了重庆爱心联盟,建立了重庆爱心联盟QQ群。如今,重庆爱心联盟已有来自社会的各个阶层的数百名成员,成员们不时捐资助学,并传递慈善正能量。

  “十年前我是老师,十年后我是一名公益者。”豆红波笑着说道,“只要是能培养学生,我做什么都愿意。”

  用一辈子的精力,帮助山里贫困娃,17年来,豆红波用他的一言一行表现了其扎根山区教育、为祖国培养人才的决心,而这些感动,还将继续。

  文/重庆青年报记者吴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