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她哥是校草,她在学校里明码标价回答关于他的问题

小说:她“哥”是校草,她在学校里明码标价回答关于他的问题

芝微把湿漉漉的头发一包就冲到厨房去,还好,并没有糊掉,只是水被煮得稍微少了一些,她又加了一点开水进去,胡乱完成任务,戴上防烫手套,小心翼翼端着就给“金主”送去。

一路送到玄煜桌子前,对方还在看着书,她放下后道,“炖好了。”

他抬头看了她一眼,本来还面无表情的脸马上变色,眉头皱弯,眼睛盯着她的身子看。

芝微疑惑低头,这才发现自己穿了一件吊带睡裙,丝绸的面料,领口低了一些,裙摆也短了一些,她的身材已经发育得凹凸有致,穿着这样一条睡裙便显得有些少儿不宜了。

最关键的是,她没有穿内衣。

一想到这,她慌张起来,放下炖锅就要回房间去,可一紧张,走到床边的时候脚突然就被地上的一根电线绊倒,摔到床上去。

芝微整个人趴在那里,突然感觉屁股凉凉的,马上意识到是裙摆被掀起来了,连忙翻一个身子过来,肩膀上的吊带滑了一根下来,露出一整个肩膀。

玄煜起身朝她走了过来,微眯眸俯视她,“你是故意的吧?”

芝微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对方道,“故意穿成这样,还故意摔跤躺我床上来诱惑我,你是不是也像学校里的女生一样迷恋我?”

这个人,真的很自恋。

芝微起身,把肩带和裙摆拉好,站到他面前仰视着他,本想说他几句,但看到对方的眼里有一团火在燃烧着,实在有些可怕,连忙绕过他匆忙往门外走去,进了自己的房间关了门。

※ ※ ※ ※

第二天是周一,芝微到学校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灵异社团申请退出,没想到不用她申请,社长已经亲自解散了这个团,看来他也是受到教训了,倒也省了她很多麻烦。

这天中午,有一个女生来向芝微探听玄煜的情况,问,”他都喜欢吃什么,喜欢看什么电视剧,喜欢听什么歌,平时有什么爱好!”

她问完一大串问题后给了芝微一百块钱,说,“我买答案,一个算十块怎么样?”

芝微得寸进尺地嫌少,对方又加了一百,可怜兮兮道,“真的没有了,这是我全部的零花钱。”

好吧,她也不是贪财之人,暂且就收下两百,把答案一一写在纸上给了她。

这个女生让她发现了一条生财之道,从此她在学校里公开卖哥哥的资料,只要想问的问题,她都可以回答,明码标价,一条十块钱,过分隐私的则需要加价。

一开始大家问的问题还都比较表面,比如爱好等,后来越问就越隐私,甚至有“内裤是什么款式”这样的问题。

芝微看在钱的面子上都一一回答了,一时收获颇丰,存款终于从“全家最穷的”上升到“全家最富的”。

但是这天,她遇到了一个很棘手的问题,对方问的是,“芝宁的初吻还在吗?”

芝微不知道玄煜的初吻是否在,但想了想,他在古代是一个皇子,古代结婚都比较早,到了他这个年纪,妾侍都不知道纳了多少个了,别说初吻,怕是连初夜都没有了,便大笔一挥写道,“不在了。”